<acronym id="iseeq"></acronym>
<rt id="iseeq"><small id="iseeq"></small></rt>
<sup id="iseeq"></sup>
<rt id="iseeq"><small id="iseeq"></small></rt>

清研智庫 | 鄉村振興戰略目標下的農村人口基礎條件研究

人口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性要素,也是我國實現鄉村振興戰略目標的基礎條件。利用人口統計資料,研究我國農村人口發展歷程、現狀和趨勢。分析發現,鄉村振興戰略目標下的農村人口基礎條件是人口規模持續縮減、家庭規??s小、人口中度和重度老齡化、撫養壓力持續增加、人口素質持續改善、農村人才資源持續積累,未來鄉村振興的主戰場將集中在中西部地區和少數東部地區。同時,我國還將繼續面臨大規模人口鄉城轉移,農村仍然擁有大規模的留守人員和失能老人,農村居民健康風險加大。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需要繼續提高人口素質、努力開發農村人力資源,加強農村養老、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和服務整合優化,滿足農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

01 研究問題與文獻評述

新中國成立70 余年來,黨和國家帶領全國各族人民艱苦奮斗,從一窮二白開始,通過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脫貧攻堅等改革措施,解放和發展農村生產力,農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21 年,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現行標準下9899 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同全國人民一道邁入全面小康。然而,解決絕對貧困問題并不是終點,廣大農村地區仍然面臨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發展基礎總體仍然比較薄弱,特別是產業和就業還不穩定,部分脫貧人口存在返貧風險。隨著我國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農業農村農民發展如何跟上整個國家現代化的步伐,鄉村振興戰略成為新發展階段中“三農”工作的重大戰略。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按照黨的十九大提出的“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笨傄?,努力推動農村產業、美麗鄉村、鄉村文化、鄉村治理體系、農村民生等建設,這些無不與農村人口發展息息相關。人口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性要素,也是我國實現鄉村振興戰略目標的基礎條件。準確分析我國農村人口發展歷程、特征和趨勢,對認識農村演變規律和經濟社會發展態勢,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具有積極意義。

長期以來,伴隨著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快速發展,我國農村人口生育、年齡結構、分布與流動發生了巨大變化。學者們從人口學、社會學、發展經濟學等不同學科領域,積極考察農村人口發展問題,主要包括農村人口規模變動、人口年齡結構、農業勞動力、農村剩余勞動力轉移、農村家庭發展等等。

從人口學的視角探討了我國“三農”發展問題,通過分析歷史人口普查資料,或是較為綜合地分析了我國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的農村人口規模、老齡化、農村剩余勞動力、農業從業人口;或是從某個方面分析了我國農村人口生育水平持續下降并處于較低水平,指出農村出現了明顯的“人口過疏化、自然村消失”的空心化現象;或是重點關注農村老齡化問題,強調農村剩余勞動力大幅減少,農業勞動力快速老齡化,認為未來農村老齡化將不斷加深,2010-2020 年為快速發展階段、2021-2034 年為高速發展階段、2035-2050 年為高位發展階段。

從社會學角度分析了“溫江村現象”,提出了人口稀疏化、貧困化和負劣化的農村人口危機;中國農民出現了家庭經濟條件比較好、舉家進城的農戶,農戶家庭中青壯年勞動力進城、老年人留守務農的農戶,全家留村的農戶等三類分化 。

從發展經濟學角度討論了我國農村大規模剩余勞動力向城鎮地區轉移,實現勞動力優化配置,極大地促進了經濟社會發展 。

還有部分學者從問題分析角度研究農村人口發展,指出我國少兒人口的減少趨勢可能導致農村未來發展動力更為缺乏、鄉土文化傳承困難、農村社會資本轉型放緩、公共產品投入回報率低等四大困境;當前國家新型城鎮化戰略過程中存在的人口繼續向城鎮遷移流動的趨勢,與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的農村發展依靠人口人才之間存在明顯矛盾;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必須高度關注農村人口“城市化”“逆城市化”等多維人口問題,避免產生負面影響 。

農民是鄉村振興戰略的主體,與構建農業現代產業體系、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供給等密切相關。以往持續的研究立足我國農村發展和城鎮化大背景,重點探討了農村剩余勞動力轉移、農業勞動力老化、農村人口快速老化等問題,然而這些并不能全面反映我國農村人口發展的全貌,也還未從實施鄉村振興的角度提出相關政策建議。

站在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歷史時刻,需要更加深入認識我國廣大農村地區人口基礎條件,為探索深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具體政策措施提供基本依據。本文利用歷史人口資料數據、相關預測和調查數據,從農村人口規模、人口年齡結構、人口空間分布、人口素質等方面,系統分析我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人口基礎條件,嘗試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出科學指引。

02  我國農村人口規模變動態勢

長期以來,伴隨著人口轉變和人口遷移流動,我國農村人口規模發生了巨大變化。未來鄉村振興戰略將在什么樣的人口規?;A和變動態勢上實施呢?

2.1  農村人口規模歷程

縱觀新中國成立70 余年的發展,農村人口總體呈現明顯的“倒U”特征( 圖1) 。20 世紀90年代中期以前,農村人口規?!皶r而快、時而慢”地增長;90 年代中期后,農村人口規模持續下降,且下降速度較快。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是一個傳統的農業大國,農村人口規模約為4.8 億人,占全國總人口近90%。當時人們深受傳統觀念的影響,生育意愿較為強烈,尤其是計劃生育服務還不能滿足農村人口發展需要,農村婦女普遍生育6 個以上的孩子。20 世紀50 年代中后期,以及60 年代、70 年代,農村人口經歷了爆炸性的增長,在80 年代初達到8 億。1995 年,我國農村人口規模達到峰值8.6 億,相比新中國成立之初增長了3.8億。

20 世紀90 年代中期以來,伴隨著農村人口生育水平持續下降并維持在較低水平,以及城鎮化發展進入中期加速階段,大規模農村勞動力向東南沿海、中西部核心城市集聚,農村人口規模進入下降通道。近年來,伴隨流動人口老化和產業轉型升級,以及農村經濟社會發展,部分人口返鄉創業發展。

據國家發改委統計,2019 年全國返鄉創業人員已超過800 萬。但這仍然無法扭轉農村人口下降的趨勢。農村人口規模經歷了長達20 余年的持續下降,2020 年下降到5.1 億,25 年間減少了3.5 億。從農村人口規模變動歷程來看,農村人口規模變動深受生育水平顯著下降和人口大規模遷移影響,尤其是20 世紀90 年代以來,大規模人口流出導致農村人口持續縮減。

從農村人口占全國總人口的比重來看,我國農村人口占比經歷了20 世紀50 年代的下降、60-70 年代穩定發展,以及80 年代以來的持續下降過程,尤其是在90 年代中期以來開始加速下降。改革開放初期,我國農村人口占比約為80%,到了90 年代中期,下降至70% 左右。伴隨著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農村剩余勞動力持續轉移,以人口城鎮分布為主的城鄉發展格局更加清晰。2020 年,全國僅有36. 1%的人口分布在農村??傮w來看,20 世紀90 年代中期以來,我國農村人口規模和占比都呈現明顯減少的態勢。

2.2  農村家庭規模變動

家庭規模是家庭功能實現的重要基礎條件。改革開放以來,隨著農村人口生育水平下降和人口外流,家庭規模持續縮小,家庭小型化、分離現象突出。1982 年,我國農村家庭戶規模為5.2 人,2000 年下降至4.2人,2019 年為3.14 人( 圖2) 。相比全國平均水平而言,我國農村家庭戶規模約大0.2 人。伴隨著農村家庭規模不斷縮小,很大程度上改變了家庭結構,如單人戶和夫妻戶的比例大幅增加。未來農村撫養和贍養功能等功能發揮受到制約,這將對農村家庭發展產生深刻影響。

2.3  未來農村人口變動趨勢

在我國快速城鎮化進程中,農村不僅面臨著巨大的人口流出,還出現了村莊空心化和村莊消失現象。未來農村人口規模變動趨勢依賴于農村生育水平、人口鄉城流動和城鎮化發展進程。隨著城鎮化率突破60%,我國全面進入城鎮化中后期,未來城鎮化速度將出現放緩趨勢。部分研究顯示,我國城鎮化仍然具有較大的發展空間和潛力,預計2030 年達到70%,2050 年達到80% 左右。還有研究認為,2035 年我國城鎮化水平達到72%左右,2050 年達到75%左右。

總體來看,未來我國人口城鎮化趨勢依然明顯。據《中國人口展望2018》中方案,2035 年中國總人口規模為14.3 億,2050 年為13.7億。若按2035 年我國城鎮化水平為72%, 2050 年為75% 估算,預計我國農村人口2035 年為4.0 億、2050年為3.4 億。這意味著未來我國農村人口將繼續縮減,2035 年將比目前減少1.1 億,到2050 年時再減少0.6 億。在未來農村人口持續城鎮化和人口持續減少的趨勢下,未來村莊將繼續面臨消失、自然村個數繼續減少的趨勢,部分村莊消失和整合將是可預見的。

03  我國農村人口年齡結構變動態勢

隨著農村人口生育水平下降和青壯年勞動力外流,農村人口年齡結構呈現明顯少子化、老齡化趨勢,出現了由婦女、兒童和老年構成的農村“386199”群體。農村人口老齡化和成年勞動力流失,引起了社會各界對農業勞動力供給問題的廣泛關注,進而對“三農”發展產生擔憂,也是鄉村振興戰略必須要面對的一個關鍵人口基礎條件,甚至直接關系到鄉村振興戰略的方向、路徑和效果。

3.1 農村人口年齡結構狀況

20 世紀80 年代以來,我國農村人口年齡結構從少兒型轉變至成年型,目前已經步入老年型,處于中度老齡化發展階段(表1) 。1982 年,我國農村0-14 歲少兒人口比重達到35.4%,65 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僅有5.0%,屬于典型的少兒型人口年齡結構。

隨著20 世紀60 年代、70 年代的出生人口成長步入成年,農村生育水平明顯下降,農村0-14 歲少兒人口比重也相應持續下降,2010 年僅為19.2%,2019 年與2010 年水平基本相當。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農村15-64 歲勞動年齡人口比重經歷了先增長后下降的過程,1982 年為59.6%,隨后持續增長至2010 年的70.8%,2019 年下降至66.0%;農村65 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持續增長,2010 年超過10%,2019年達到14.7%,意味著農村已步入老齡社會。

與城市相比,2019 年,農村老齡化程度高出3.7 個百分點,呈現出明顯的城鄉老齡化倒置現象。隨著青壯年勞動力外流和城鎮化建設,預計未來農村人口老齡化將會呈現更加嚴峻態勢,且未來人口老齡化城鄉倒置將表現出從目前的“大城市- 鄉村”倒置轉變到遠期“中小城鎮- 鄉村”倒置新格局。

從撫養比來看,改革開放初期,我國農村人口總撫養比較高,達到67.7( 15-64 歲人口=100) ,其中少兒撫養比占據主導,為59.3。此后,農村總撫養比持續下降,直至2010 年的41.3,2019 年又上升為51.5,人口機會窗口已經關閉。

從農村總撫養比構成變動來看,少兒撫養比逐步下降,老年撫養比逐步提高。2019年農村少兒撫養比為29.3,老年撫養比為22.3,老年人帶來的撫養負擔明顯加大。未來隨著人口年齡結構變動,農村撫養負擔將轉變為以老年人為主。因而,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將不得不從一個老化的人口結構開始起步,在此過程中,我們不僅要妥善解決農村老年人健康服務、養老服務網絡建設等直接同老年人相關的問題,更要面對與老年人口占比過高相伴出現的產業萎縮、人才流失、文化凋零、消費不振等事關鄉村振興全局的問題。

3.2  農村特殊人群發展狀況

伴隨著青壯年勞動力外流和人口老齡化,農村出現了大規模的留守兒童、留守老人、留守婦女等特殊人群。利用“五普”、“六普”推算,我國農村留守人員由2000 年的5454 萬人增長至2010 年的13509 萬人。2013 年全國婦聯調查顯示,中國農村留守兒童達到6102 萬,占全國兒童總數的21.9%①。

民政部數據顯示,2015 年中國農村空心化日趨顯著,留守人員總數超1.5 億,其中農村留守兒童超過6000 萬,留守婦女約有4700 多萬,留守老人約有5000 萬②。在以經濟為主要目的鄉城流動下,農村青壯年勞動力日益減少,出現了大量留守兒童、留守老人、留守婦女群體,家庭分離現象依然明顯,農村空巢、獨居等問題日益凸顯。伴隨著人口遷移流動的持續和加強,未來留守人員將會長期存在。如何健全農村留守兒童和婦女、老年人關愛服務體系,應成為鄉村振興戰略實施需要關注的重點。

04  我國農村人口空間分布變動狀況

我國人口空間分布差異長期存在,這是自然生態環境和經濟社會發展共同作用的結果。特別是近年來,人口鄉城流動和地區間流動規模不斷擴大,進一步加劇了人口空間分布的不平衡性。根據2020 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廣東、山東人口規模超過1 億,而有些省份僅有幾百萬,部分省份人口已經負增長。東部地區人口比重不斷上升,而中部、東北地區人口比重持續下降。目前,我國僅有36.1% 的人口居住在農村,但各個省份的農村人口規模和比例差異較大。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必須正視農村人口空間分布這一現實基礎條件,尊重人口流動遷移客觀規律。從空間分布的角度探討農村人口特征,把握農村人口分布變化趨勢,是鄉村振興戰略順利實施的前提,有利于明確我國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重點所在。

4.1  農村人口規模的空間分布特征

我國農村人口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地區和少數的東部地區,這意味著未來鄉村振興的主戰場將集中在這些地區( 圖3) 。目前,農村人口規模較大的省份主要是河南、四川、山東等人口大省,農村人口規模仍在4000 萬左右,河北、廣東、湖南、安徽等在3000 萬左右。我國人口空間分布呈現明顯的“胡煥庸線”特征,即胡煥庸線以東南的片區人口分布稠密,以西北的片區人口分布稀疏。東部地區人口總量大,但同時城鎮化也更為明顯,基本進入中后期發展階段,農村人口盡管比例較低,但規模依舊較大;西北地區農村人口比例較高,但各省份總人口規模不大,因而農村人口規模不大。

相比2000 年,大多數省份的農村人口規模均有所下降,經歷了明顯的人口城鎮化進程。河南、四川、山東等省農村人口規模發生顯著的變化,每個省份減少約2000 萬人。只有北京、上海、天津三個直轄市不同,在直轄市人口快速增長背景下,農村人口規模變動不大,人口主要集聚于城鎮地區,表現出高度城鎮化特征。

4.2  農村人口比例的空間分布特征

從農村人口比例來看,各個省份之間的差異依然較大。北京、上海、天津等少數直轄市早已處于高度發達城鎮化階段,農村人口比例相對較低,并且農村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也較高。對于其他省份而言,有些省份農村人口比例不到30%,也有些省份依然在40%左右,甚至半數以上的人口仍然分布在農村,比如貴州、云南、甘肅、西藏等,這些省份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地區( 圖4) 。

2000-2019 年期間,我國絕大部分省份的農村人口比例明顯下降,尤其是中部地區和少數西部地區,有些省份下降達到20 個百分點以上。這得益于城鎮化持續快速發展,人口從落后農村地區向發達城鎮地區遷移流動。這可能意味著中西部地區在鄉村振興戰略實施過程中將繼續面臨農村人口城鎮化過程,農村人口比例還將繼續下降,在農村人口規模和比重“雙下降”的進程中實現鄉村振興各項目標;而較多的東部地區省份未來農村人口比例下降空間較小。

各個省份的農村不僅人口空間分布差異較大,同時還需要看到不同地區的農村經濟社會發展條件差異也較大。東部發達省份的農村產業發展興旺,農民家庭經濟條件較好,鄉村振興基礎較好;而中西部地區農村產業還未成形,生態旅游、自然資源還未有效開發利用,農村基礎設施建設落后,農戶家庭中青壯年勞動力進城、老年人留守務農的農戶面臨發展動能困境。農村人口空間分布的分化特征將是未來制定因地制宜的鄉村振興發展措施的重要出發點。

05  我國農村人口素質變動狀況

人口素質是人口發展的核心內容,隨著經濟社會發展的深入推進,人口素質的重要性更加凸顯。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不能只依靠農村人口規?;蛘咿r村勞動力數量,而要更多地依靠鄉村人才。從人口受教育水平、人口健康和人才發展等方面,綜合認識我國農村人口素質發展狀況,是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的出發點。

5.1 農村人口受教育水平

新中國成立后,黨和國家十分重視提高人民群眾文化知識水平,重點開展了以“掃盲識字”為主、生產培訓方式并存的教育模式,大幅度減少農村文盲、半文盲人口。到改革開放初期,我國農村6 歲及以上人口受教育年限為4.9年,處于相對較低水平( 圖5) 。

1986 年,為滿足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需要,國家開始實行九年制義務教育,農村人口接受小學、初中教育開始普遍起來。隨后農村人口受教育水平穩步提高,2000 年提高至6.8 年,2019 年達到7.9 年。但農村6 歲及以上人口受教育水平與全國的差距卻呈現逐步加大態勢,由1982 年的0.3 年不斷增加至2019 年的1.4 年。這主要是長期以來農村教育事業發展滯后,而且在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背景下,城鎮對農村人口產生巨大吸引力,尤其是較高受教育水平的農村人口大規模地向城鎮轉移,導致農村人口受教育程度總體偏低,而且與全國平均水平的差距逐步拉大。

在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和高質量發展的背景下,高質量高水平人才的缺乏是鄉村振興必須彌補的一個短板。探索農村技能型人才培養和使用模式創新,全面推進鄉村人才振興,吸引城市人才到農村創新創業是一個重要的時代課題。

我國農村地區6 歲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水平呈現明顯的地區差異,具有明顯的發展不均衡特征( 圖6) 。從分省來看,各省農村人口受教育水平基本表現出東部地區、東北地區、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漸次降低的特征。

2019 年,東部地區絕大多數省份以及東北地區的農村6 歲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程度在8 年以上,而中部地區處在7-8 年,西部地區在7 年左右,西藏最低,僅有5.0 年。但也有例外,作為東部地區省份的福建,農村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僅為7.6 年,與安徽、四川、云南等中西部省份相當。

少數西部省份的農村人口受教育水平明顯較高,比如陜西、廣西、新疆,甚至高于東中部地區,這與這些地方農村12 年或15 年的義務教育普及較好、人口流動較為頻繁有關。

比如,2017 年12 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了高中階段免費教育政策,并且提出到2020 年基本普及15 年教育。與2000 年相比,2019 年我國各省農村受教育程度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但是這期間農村受教育程度的分布格局并未明顯改變??傮w來看,我國各省農村人口受教育水平差距較大,這構成了我國鄉村振興的重要素質基礎。

5.2  農村人口健康狀況

健康是發揮人力資本的前提條件,保障農村人口健康是助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措施。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農村醫療衛生狀況十分惡劣,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匱乏,農村缺醫少藥狀況十分普遍,農村群眾面臨較大的健康風險。黨和國家十分重視農村衛生健康事業發展,制定了“面向工農兵,預防為主,團結中西醫,衛生工作與群眾運動相結合”的衛生工作總方針,強調必須把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發展基層衛生機構,重點做好預防流行性疾病和保障母嬰生命安全,農村嬰幼兒、孕產婦死亡率大幅下降。

伴隨著農村扶貧開發工作、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持續推進,以及國家衛生健康工作方針的不斷調整優化,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有效落地,基層衛生健康基礎得到鞏固。尤其是在黨的十八大以來,在全面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的過程中,健康扶貧圍繞讓貧困人口“看得起病、看得好病、看得上病、少生病”的目標,扎實推進貧困地區的鄉鎮衛生院和村衛生室建設,每個鄉鎮都建設衛生院,每個行政村建設衛生室并配備了村醫。截至2019 年底,我國3.02 萬個鄉鎮共設3.6 萬個鄉鎮衛生院,53.3 萬個行政村共設61.6 萬個村衛生室,扎實保障了農村群眾健康。農村5 歲以下兒童死亡率由1991 年71.1‰下降至2019 年的9.4‰,下降61.7 個千分點;相應地,孕產婦死亡率由100 /10 萬下降至18. 6 /10萬( 圖7) 。重點人群健康狀況明顯改善,貧困地區健康環境全面改進,群眾健康水平明顯提升,為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奠定了人口健康基礎。

然而,農村人口依然面臨較大的健康風險,居民患病率明顯提高。據國家衛生服務調查,農村居民兩周患病率從2003 年的13.9‰提高至2013年的20. 2‰。部分農村居民兩周患病率還更高,2013 年55-64 歲、65 歲及以上老年人兩周患病率分別達到37‰、48‰。對慢性病患病率( 按人數計算) 而言,農村居民慢性病患病率從2003 年的104.7‰提高至2013 年的227.2‰( 圖8) 。

同時,農村擁有較大規模的失能老人,他們的健康保障、養老服務供給問題亟待解決。據2015 年中國城鄉老年人生活狀況調查,農村失能老年比例為4.3%,按此推算,2015年農村失能老年人口規模為426.2 萬。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必須將提高農村居民健康素質和解決失能半失能老人基本照護和康復問題作為重要內容。

5.3  農村人才發展狀況

隨著我國農村土地承包制度的實施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深入推進,農村剩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農業勞動力明顯減少和老化,農業發展很快顯現出“誰來種地”的困境。

黨的十八大以后,為了滿足新時期農業農村現代化、脫貧攻堅戰和鄉村振興戰略的要求,國家加大力度推進農民教育培訓制度深化改革,農業、教育、扶貧等多部門緊密協作,農業教育培訓體系和機制快速形成,各地開展了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工程、高素質農民培育計劃、高素質農民學歷提升行動計劃、農村實用人才帶頭人和大學生村官示范培訓等項目,農村各類人才猶如雨后春筍般的成長。一批有文化、懂技術、善經營、會管理的農村人才隊伍持續壯大,農村人口的素質結構持續改善。

《2020 年全國高素質農民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20 年,我國農村實用人才總量約2254 萬人,占主體的高素質農民超過1700 萬人,超過15%的高素質農民獲得農民技術人員職稱。根據鄉村振興國家戰略、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和中央一號文件精神,未來針對農民職業教育將持續加強,農村實用人才資源穩步增長,預計我國新型職業農民的規模繼續增長,尤其是新型農業經營服務主體經營者、返鄉入鄉創新創業者和專業種養加能手的增加,能夠有效促進農業高質量發展、鄉村產業發展,農村管理治理水平將能有效提高,為鄉村振興戰略提供重要的人才要素。

06  主要結論與啟示

人口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更是鄉村振興的前提條件。深刻把握農村人口基礎條件有利于清晰穩步推進鄉村振興戰略。通過梳理已有研究,利用人口統計資料和有關調查,研究我國農村人口發展歷程、現狀和趨勢,分析發現鄉村振興的人口基礎是:

一是農村人口不斷縮減、家庭規??s小、村莊人口空心化和消失。自20 世紀90 年代中期以來,我國農村人口規模持續減少,2020 年約為5.1 億,預計在社會主義現代化發展建設新征程中仍將減少2 億左右。農村家庭規模持續縮小,家庭小型化、分離現象突出,為農村家庭功能發揮形成巨大挑戰。

二是農村人口快速老齡化,已步入中度老齡化階段,總撫養比開始不斷攀升,老年撫養比逐漸成為人口總撫養比上升的主導因素。伴隨著農村人口老齡化和青壯年勞動力外流,農村出現了大規模的留守兒童、留守老人、留守婦女等特殊人群。

三是農村人口主要分布在河南、四川、山東等人口大省,農村人口規模仍在4000 萬左右,河北、廣東、湖南、安徽等在3000 萬左右,從農村人口比例來看,有些省份農村人口比例不到30%,而有些省份依然在40%以上,這些省份主要分布在貴州、云南、甘肅等中西部地區。這也意味著未來鄉村振興的主戰場將集中在中西部地區和少數的東部地區。

四是農村人口受教育水平持續提升,但由于青壯年勞動力外流和農村教育事業發展相對落后,與全國平均水平差距加大。西部地區農村人口受教育水平明顯低于東部地區和中部地區。農村實用人才資源穩步增長,一批有文化、懂技術、善經營、會管理的農村人才隊伍持續壯大,為鄉村產業、經營管理奠定有利條件。農村人口健康水平明顯提高,但健康風險加大,患病率較以往明顯升高,存在大規模的失能半失能老人。

總體而言,我國鄉村振興的人口基礎條件是人口規模持續縮減、家庭規??s小、人口中度和重度老齡化、撫養壓力持續增加、人口素質持續改善、農村人才資源持續積累,未來鄉村振興的主戰場將集中在中西部地區和少數的東部地區。同時,鄉村振興還將繼續面臨大規模人口鄉城轉移,農村仍然擁有大規模的留守兒童、留守老人、留守婦女、失能老人,農村居民健康風險加大等人口條件。顯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既面臨農村人才規模不斷增長等有利基礎條件,也面臨家庭規??s小、中度和重度老齡化、健康風險加大等不利因素。

鄉村振興本質上是推動農村農業現代化、農民富起來,實現鄉村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生態振興、組織振興,這就需要努力挖掘農村人口發展的有利條件,有效化解人口不利風險因素。我國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在鄉村最為突出,人口發展進程中的結構、分布、質量等突出問題也在鄉村表現得最為明顯。

為此,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必須從農村發展存在的不平衡不充分性出發,采取差異化、因地制宜的發展措施,把鄉村振興的重要陣地放在農村人口眾多、農村人口比例高、經濟社會發展基礎相對較弱的區域。需要加強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加大農村人才隊伍建設,優化農村產業發展政策,促進鄉村產業和基層組織振興發展。依據農村人口空間變動態勢,加強農村養老、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和服務整合優化,健全農村特殊人群關愛服務體系,滿足農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

注釋:①全國婦聯: 全國有農村留守兒童逾6100 萬,占兒童總數約兩成。中新網: https: / /www. chinanews.com/edu/2014/05-16/6180580.shtml

②民政部: 中國農村空心化日趨顯著留守人員總數超1.5 億。人民網: http: / /politics.people.com.cn/n/2015/0602 /c70731-27093835.html

來源:《人口與發展》(圖源網絡,侵刪)

相關文章

自拍偷拍制服诱惑日韩精品,偷拍医院屁股打针magnet,每日亚洲楼凤在线影院,国产午夜激情视频在线,swag国产足交在线,韩国女主播久久影视456dy,中文字幕H版 下载,国产精品福利网站深夜,国产日韩一区在线观看 pr社玩具酱全套最新| 国产美容院剧情介绍| 国产欧美主播在线| 韩国指尖| 麻豆传媒高清在线视频| 麻豆传媒修改版| 欧美猛片免费| 最新国产明星伦理在线视频| 宅男的天堂午夜网站在线观看| 康先生约酒店青岛少妇娜娜| 国产另类小说视频网站| 国产中文制服人妻在线| 迅雷麻豆传媒| 牛牛在线播放 中文字幕| 午夜福利影院app在线观看视频| 日本激情av一区二区| 91果冻超碰| 日本女同色综合| 久久国产偷拍丝袜视频| 欧美性明星| 励志的日本电影| 妹妹国产亚洲在线视频| JAV午夜在线观看| 国产偷拍偷窥厕所在线视频| 麻豆传媒6080免费观看| 仇者联盟4有中文字幕吗| 国产ts曼曼酒店后入在线观看| 麻豆视频二区在线观看| 久久榴逼网| 国产剧情美女在线观看| 国产成人模特私拍| 韩国在线影院| 国产麻豆剧果冻传媒播放| 麻豆传媒合作伙伴| 女同性恋如何口交| 萌白酱白虎在线| 欧美国产高清在线视频日韩无码| 老司机午夜在线观看韩国电影| 116午夜福利在线观看| 国产精品微拍一区| 去色色淫视| http://www.qsb88.com http://www.lovelaughdrinkwine.com http://www.marketinginsingapore.net http://www.salesianos-lapalmadelcondado.com http://www.bubba-wilson.com http://www.hubrcs.com